奥瑞金(002701.CN)

奥瑞金去红牛化恐难成功:净利下滑六成 毛利率创新低

时间:20-09-10 11:38    来源:新浪

于见  于半仙

就在红牛商标之争如火如荼之际,负责中国红牛的包装企业奥瑞金(002701)公布了公司半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奥瑞金在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64,298.34万元,同比增长12.0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169.17万元,同比下降62.62%。实现扣非净利润0.92亿元,同比下降79.33%。

与此同时,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客户回款延迟,奥瑞金上半年现金流大幅流出2.6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同比大幅下降128.92%。

一直以来,中国红牛为奥瑞金贡献约三分之二的业务量及绝大部分的净利润,泰国红牛(天丝医药)对中国红牛发起的商标诉,成为奥瑞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此,奥瑞金大力发展二片罐业务,以求降低对红牛业务的依赖。但从公司半年报数据来看,奥瑞金这一去红牛化战略并不成功。

1

去红牛化战略不成功,销售毛利率持续下滑

奥瑞金成立于1997年,主要业务是为各类快消品客户提供综合包装整体解决方案,产品分为两片罐和三片罐。其中,以马口铁为主要材料,由罐身、顶盖、底盖三部分组成的三片罐金属包装为公司的起家业务。随着红牛饮料的大卖,奥瑞金也得以在2012年成功上市。

资料显示,1995年,严彬通过泰国天丝的授权经营,成立“中国红牛”(华彬集团),正式将红牛引进中国,开始进军国内功能饮料市场。一时间,“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的广告语在大江南北广为流传,红牛也成为国内功能饮料的代名词。

奥瑞金原创始人关玉香迅速发现了其中的商机,经过多次努力,奥瑞金拿下了红牛的订单,公司业绩也随着红牛饮料的大卖而水涨船高。数据显示,2008年-2016年,奥瑞金对红牛的销售额从7.71亿元一路上升至49.75亿元,八年期间涨幅近7倍。与此同时,奥瑞金净利润也从9660.26万元跃升至11.54亿元,八年涨幅近12倍。

然而,随着中国红牛获得的成功,泰国天丝集团随机在利润分配等问题上与中国红牛发生严重分歧,进而在品牌授权等领域向华彬集团进行发难。2016年8月,泰国天丝更是将华彬集团的多家公司告上法庭,欲以不正当竞争及侵犯商标专用权为由停将红牛品牌的运营从中国红牛手中夺回。

对于严重依赖红牛发展的奥瑞金来说,这一事件无疑是一个重大挫折。一直以来,红牛对奥瑞金的业绩贡献约在三分之二左右。2016年年报显示,红牛对奥瑞金的采购金额为49.75亿元,占当年红牛营业总收入的63.47%。

自此以后,奥瑞金的股价持续低迷。为此,奥瑞金开始向二片罐等业务领域进军,意图摆脱对红牛的依赖。为此,公司先后通过投资设厂、业内并购的方式在铝制包装领域不断发力,并以2.05亿美元的价格将波尔亚太中国区四家工厂收入囊中。

然而,由于二片罐业务竞争格外激烈,奥瑞金遇到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数据显示,自2016年起,奥瑞金毛利率就呈现出逐年下滑趋势。如下图所示,公司销售毛利率由2016年度的34.56%下滑至24.29%,四年期间下降了10个百分点。

从公司2020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奥瑞金三片罐业务毛利率为37.64%,而公司二片罐业务毛利率仅有6.63%,差距十分明显。因此,尽管公司对红牛营收的依赖有所降低,但公司净利润仍然主要依赖高利率相对较高的三片罐业务,公司去红牛化战略并未取得如期效果。

2

半年净利润下滑六成,重要股东接连减持

上半年,受波尔工厂并表影响,奥瑞金两片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46亿元,同比增长76.61%,收入占比达到35.45%,同比增长76.61%。奥瑞金在半年报中表示,二片罐湖北咸宁工厂与新希望乳业、元气森林、伊利等知名品牌达成合作,未来收入有望进一步提升。

然而,由于公司二片罐业务的毛利率较低,奥瑞金综合毛利率进一步下滑至21.72%,创下近10年以来新低。一方面,公司低毛利率的二片罐业务、灌装业务收入占比提升,毛利率相对较高的三片罐业务收入占比已经下滑至50%以下。收入结构的变化,使得公司盈利能力出现持续下降。

上半年,受波尔工厂并表影响,奥瑞金两片罐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46亿元,同比增长76.61%,收入占比达到35.45%,同比增长76.61%。奥瑞金在半年报中表示,二片罐湖北咸宁工厂与新希望乳业、元气森林、伊利等知名品牌达成合作,未来收入有望进一步提升。

另一方面,奥瑞金三片罐业务的毛利率也出现持续下滑迹象。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奥瑞金三片罐业务毛利率为37.64%,较上年同期38.42%进一步下滑。

随着公司综合毛利率的进一步下滑,奥瑞金增速不增利的问题再一次凸显。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奥瑞金实现营业收入464,298.34万元,同比增长12.04%,实现净利润18,169.17万元,同比下降62.62%,实现扣非净利润0.92亿元,同比大幅下降79.33%。

期间费用率的上升,则是奥瑞金净利润表现不佳的另一个原因。受工厂复工延迟及波尔工厂并表影响,奥瑞金上半年管理费用同比大幅增长35.86%。同期,受可转债发行影响,公司有息负债大幅增加,财务费用同比增长42.45%,也高于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长幅度。

受管理费用及财务费用上涨影响,奥瑞金2020年上半年期间费用率达到14.31%,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55个百分点,期间费用率的攀升进一步影响了公司净利润表现。

此外,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奥瑞金上半年客户回款普遍延迟,上半年公司现金流大幅流出2.6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同比大幅下降128.92%,恐将进一步加重公司的流动性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的三片罐业务不仅毛利率出现下滑,收入规模也出现同比下降。半年报显示,奥瑞金三片罐-饮料罐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3.14亿元,较上一年同期下滑10.56%。而公司二片罐主要客户中国红牛自泰国天丝集团发生商标诉讼以来,在功能饮料领域的市场分割就持续下滑,市场占有率已经由2015年度的60%下滑至2019年度的43%。

显然,在三片罐业务营收、毛利率持续下滑、二片罐业务增收不增利的背景下,奥瑞金未来发展前景难以乐观。在此背景下,公司控股股东及二股东均在近期进行了减持,进一步加深了二级市场对其未来发展的担忧。

早在2019年8月,奥瑞金控股股东上海原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原龙)就大幅减持奥瑞金股份4709万股,套现约2亿元。2019年12月,上海元龙再次减持奥瑞金股份4710.45万股,套现约1.97亿元。

资料显示,上海元龙为公司董事长周云杰的受控法人,周玉杰对其的持股比例为78%。也就是说,上海原龙2019年对奥瑞金约4亿元的套现,将有3.12亿元落入董事长腰包。

进入到2020年,上海元龙依旧没有停止对奥瑞金的减持步伐。7月15日,奥瑞金发布公告称,2020 年 3 月 23 日至 2020 年 7 月 13 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原龙通过大宗交易、可交换公司债券持有人换股等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3,171.3771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35%。

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泰资管5号同样开启了减持之路。同花顺数据显示,进入到2020年以来,中泰资管5号已经先后五次公告减持奥瑞金股份。8月7日公告数据显示,中泰资管5号减持奥瑞金股份24.99万股,减持均价为5.33元。减持之后,中泰资管5号最新持股份额为1.17亿股。

资料显示,2015年期间,奥瑞金股价曾达到13.71元/股,市值一度突破300亿元。如今,奥瑞金市值仅剩下127亿元,但仍难阻止公司大股东、二股东竞相减持的步伐。

有投资者认为,尽管奥瑞金通过一些列外延式收购来摆脱红牛商标事件的影响,但其综合包装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新战略发展目标并没有在业绩上得到体现,公司净利润的改善仍旧遥遥无期。公司重要股东的密集减持,无疑更加重了这一担忧。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